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燕归来

做一只快乐的小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掸 尘  

2015-02-11 12:15:24|  分类: 怀旧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掸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尘

妈妈在世的时候,每到年底,都会说:“有钱没钱,干干净净过年,该掸尘啦!”

“掸尘”是老南京人的说法,即掸去灰尘,全面大扫除的意思。

因为“灰”与“晦”,“尘”与“陈”谐音,“掸尘”也就暗含了去除晦气、除旧迎新的含意。

妈妈一声令下,全家出动,洗衣服的洗衣服,打扫房间的打扫房间,水壶要擦得锃亮,锅碗瓢盆要洗净擦干。所有的被褥要洗晒,屋角玻璃要一尘不染。

我最爱干的活是打扫屋顶。

在姐姐们的帮助下,我找来一根长长的竹竿,在竹竿粗的一头,用绳子绑上一把早就准备好的新笤帚,然后,大家争着举起竹竿去掸屋顶上的灰尘。

以前的老屋子是石灰抹的,时间长了,屋顶的石灰被风化了,笤帚一扫,灰尘就扑簌簌地往下掉,因此常常会迷了眼睛。

为了防止迷住眼睛,我会用旧衣服裹住头,眯着眼睛,仰着头掸。尽管如此,待全屋顶都掸干净以后,我还是成了个灰人,鼻孔里早就黑乎乎的啦。

 每到这时,我会放下笤帚,张开五指,嘴里发出哇哇的叫声,故意装出要抓人的样子,吓得姐妹们大笑着们四处躲闪,欢乐的笑声充满了老屋。

最艰苦的活是洗衣服和被子,这总是我那任劳任怨的大姐的任务。那时候没有洗衣机,全家12口人的衣服被子全靠大姐的一双手。

那些衣服也真难洗,你想呀,每人就那么一两套衣服,穿在身上许多天才洗一次,能好洗吗?

为了帮助大姐,我们总在大姐洗完第一道后,帮大姐抬着木盆,提着水桶,把衣服拿到水井边去汰(南京话叫过衣服,即漂洗的意思)。

在井里打水的任务是我和二姐的,那时,天气好像比现在冷得多,水桶上的绳子都结了冰,手摸上去刺骨的冷,于是提一桶水就搓着手哈哈气。所幸再提几桶水就浑身暖和了。

当我们抬着洗得干干净净的衣服被子回家的时候,真像打了一胜仗一样的高兴。

擦窗户也很有趣,我和二姐各自带着一只小板凳,放在玻璃窗户的两边,站在小凳子上,用纸头脸对着脸擦。那时也没有去污剂,遇到难擦的污渍,就把嘴巴凑上去哈上一口气再擦,立即生效。


除夕前几天,家家户户都要大扫除,这个年俗至今还保留着。

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